恩底彌翁的月光

青春猶如塊方糖,有稜角的、易碎的、荒唐的、甜蜜的。
它的甜蜜,需要我們親自用舌尖的熱度去溶化品嘗,我們總不能隔岸觀火。
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時候,說什麼都真心的時候,做什麼都真誠的時候。
他們可笑,也可愛。 笑他們,因為我們也都荒唐過。

水彩实验。

买了水彩,以后好好画画。

竟然发现我画的水平好像停留在小学生。

水彩很适合初学者,特别像我这种,一画烂了,我就用很多很多水抹掉整幅画,反正在上面重新画。不过,要等它干掉很费时间。

虽然画得不好,尤其是近看,不堪入目。但是心里还是满满的高兴。

这种高兴和“学它有什么用”的功利主义迥然不同。

仅仅是因为喜欢。

评论

© 恩底彌翁的月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