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底彌翁的月光

青春猶如塊方糖,有稜角的、易碎的、荒唐的、甜蜜的。
它的甜蜜,需要我們親自用舌尖的熱度去溶化品嘗,我們總不能隔岸觀火。
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時候,說什麼都真心的時候,做什麼都真誠的時候。
他們可笑,也可愛。 笑他們,因為我們也都荒唐過。

水彩的实验主义。

其实是用剩下的土黄色颜料“将就”的。

发挥了"一滴都不能少"的超节约大妈精神。

把颜料滴在纸上。

用纸卡片猛刮。

乱来。

没有章法。

这种随性也是一种风格吧。

抽象派就应运而生了。

颇有淡淡的忧伤。

评论(4)

© 恩底彌翁的月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