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底彌翁的月光

青春猶如塊方糖,有稜角的、易碎的、荒唐的、甜蜜的。
它的甜蜜,需要我們親自用舌尖的熱度去溶化品嘗,我們總不能隔岸觀火。
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時候,說什麼都真心的時候,做什麼都真誠的時候。
他們可笑,也可愛。 笑他們,因為我們也都荒唐過。

临摹,肯`霍华德的《耀眼的光》,1990。

原著比我画得好100倍。

喜欢城堡和金黄色水波的笔触对比大。


一个像海水、一个像火焰。

一个很忧伤、一个很明媚。

这大概就是生活的常态吧。

一半一半。

不能太雀跃,也不能太低潮。

评论(2)

© 恩底彌翁的月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