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底彌翁的月光

青春猶如塊方糖,有稜角的、易碎的、荒唐的、甜蜜的。
它的甜蜜,需要我們親自用舌尖的熱度去溶化品嘗,我們總不能隔岸觀火。
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時候,說什麼都真心的時候,做什麼都真誠的時候。
他們可笑,也可愛。 笑他們,因為我們也都荒唐過。

今天是抽象派。

使用的颜料不是水粉水彩,而是过期的指甲油。白色、带闪粉的深紫罗兰和群青色。

但是涂的时候很臭。很臭。

指甲油有害健康。

评论(4)
热度(2)

© 恩底彌翁的月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