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底彌翁的月光

青春猶如塊方糖,有稜角的、易碎的、荒唐的、甜蜜的。
它的甜蜜,需要我們親自用舌尖的熱度去溶化品嘗,我們總不能隔岸觀火。
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時候,說什麼都真心的時候,做什麼都真誠的時候。
他們可笑,也可愛。 笑他們,因為我們也都荒唐過。

在讨人厌的又湿又冷里看硬货和安东尼

冬天里的雨是讨人厌的。

冬天里的阳光是人见人爱的。


最近,看了一两本“硬货”,悲情的叔本华还能看懂一点,自大的尼采接受无能。

于是,又看了萌少年安东尼的书平衡一下,

以防坠入虚无主义的深渊。

感觉安东尼的文字就像17、18岁的少女碎碎念,没有标点,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。

有搞笑、有寂寞,也有爱和温暖,不过倒是也说了一些能产生共鸣的话。

记忆比较深的是:

原以为快乐的日子不多了,没想到一日比一日快乐。真是又贱又幸福的话。

原来你非不快乐。

同样喜欢再见二丁目。

忍着烫伤还要做菜的美少年厨师。

有点自恋。

在图书馆看到他写,老外把他的名字亮,叫成“狼 狼啊”。。。。。笑出声音了。

快乐不如寂寞长久。

虽然他的确有点做作,但还好不让人讨厌。有时候,他也像个笨笨的、有点执着但心地善良的少年。


原以为时间很多,没想到过着过着就不够了。

忙碌起来之后,就怀念之前优哉游哉的“提前退休”生活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恩底彌翁的月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