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底彌翁的月光

青春猶如塊方糖,有稜角的、易碎的、荒唐的、甜蜜的。
它的甜蜜,需要我們親自用舌尖的熱度去溶化品嘗,我們總不能隔岸觀火。
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時候,說什麼都真心的時候,做什麼都真誠的時候。
他們可笑,也可愛。 笑他們,因為我們也都荒唐過。

这两天,暴雨,刮风,阴天,本来就懒得出门的身子更软塌塌的。

下雨天,就想到《冷雨夜》。

很应景吧。


突然发现,喜爱做的事情和现在的生活几乎没有交集,那些所谓梦想被放到了回忆的楼阁上铺满灰尘的箱子里,不断贬值,不断被遗忘。


想想那些无关功利的梦想:

开一个温暖的花店,每天买好看的花和草,包扎后,送给世间可爱的人;

开一个不大不小的书店,没人就在里面静静看书,最好再养只狗狗或猫咪,放点Jazz或古典的背景音乐;

做一个自由摄影师,到处采风,一边玩一边拍,去乡下去城市,用镜头记录他们的故事,听了一个个不同的故事,却怎么听都不会腻;

做一个自由撰稿人,写点小说、散文、评论,工资不用太高,够用就行;

做一个插画师,画自己喜欢的动物、植物们,不用坐班,不用打卡;

。。。。。


然而现在我却什么都不是。

或许想得太多。

只能做个空想家。

说到底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恩底彌翁的月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